现在位置是:
RFID标签等“黑科技”赋能无人零售
来源: | 作者:tpl-5eec3847 | 发布时间: 332天前 | 50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作者:本站收录 来源:瞭望东方周刊
无论是打开饮料喝了两口后放回原位,还是在店内“消灭”完雪糕后空手出店,或是将放在低价货架上的高价饮料拿出门店、将面包隔空抛出闸机,结果都被正确结算扣费。

5月17日,上海信息消费云峰汇现场的智能机器人
2019年,喜剧演员沈腾和贾玲上演了一场束手无策的“花式赖账”。
两人现场下载苏宁小店App并绑定苏宁金融,扫描自己的会员码进入店内,却发现店内没有工作人员,也没有收银设备。“这个可以啊!那我如果把东西藏在身上带出来,或者吃完了带出来能被发现吗?”沈腾、贾玲开始向智慧无人店发起“买东西不花钱”大挑战。


结果,无论是打开饮料喝了两口后放回原位,还是在店内“消灭”完雪糕后空手出店,或是将放在低价货架上的高价饮料拿出门店、将面包隔空抛出闸机,结果都被正确结算扣费。


观察这一样本,不难发现,在全场景智慧零售体系中,数字“黑科技”对于生产、供应链的赋能无处不在。


无人店,赖不了账


据悉,苏宁智慧无人店的商品并没有常规无人店商品上的RFID标签(电子标签),外观上看起来并无特别之处。


“黑科技”藏在顶部的摄像头和一排排货架中:利用“视觉识别+重量感应”系统即可精准获取商品信息,消费者从货架取下的商品自动加入虚拟购物车,放回商品时则自动清除,非常准确、快速。


毫秒级支付清算让消费者可以实现即拿即走。据统计,平均购物时间将节省45秒,买一瓶矿泉水最快1秒,并且可以实现24小时购物。对于管理者而言,相较普通门店,智慧无人店整体运营和管理效率可提升70%以上。


“第一代无人店使用RFID标签,通过扫描标签,以物理方式记录商品出入闸机的过程。2019年,苏宁的第四代无人店即投入运营。它是数字化技术的集中呈现,并不仅仅局限于无人店应用场景。”苏宁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荆伟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
门店数字化技术的确有能力帮助无人店场景触达更多层级的消费者。比如,私密品类模式可以满足消费者在购物时不愿意被打扰的需求——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。关键在于,第四代无人店各模块所展现出的能力,可为零售业带来实实在在的价值。


当消费者在线上购物时,大数据能全链路记录消费者的喜好。而过去在线下,由于数字化能力较弱,消费行为只能通过消费结果呈现。


荆伟认为,恰恰是在线下,人的行为更加丰富。真正要服务好消费者,就必须能够将线下和线上全域全息的用户画像准确描述,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数字化零售。






苏宁全数字化视觉无人店


“需求众筹”满足特需


如何更好地识别消费者需求,并且去响应这种需求,是零售企业在甄选商品时最为重要的逻辑,也是发现和培育新型消费的重要抓手。


用户直连制造(C2M)已经成为满足这种逻辑的优化解决方式。以苏宁小Biu净水机为例,它的“出身”离不开数字化赋能。


自2018年起全国城市纷纷实行垃圾分类后,很多家庭不仅要安装净水机,还要安装垃圾处理器。因此,很多消费者反馈,新式厨房橱柜空间紧张,需要体积更为纤薄的净水机。


反馈汇总后,苏宁依据市场需求,专门定制了小Biu净水机豪华版,在体型更加迷你的同时,采用了加强复合快捷滤芯、前充式设计,不仅方便用户轻易换芯,也能够减少后期的使用成本。


此外,苏宁小Biu的智慧汽车也有“特需”市场。这款汽车由苏宁联手新宝骏共同打造,针对很多人不方便收快递这个痛点,可以远程开启车的尾门,让快递小哥把包裹放到车里。


如今,头部零售企业是跨区域、跨品类,大量门店连锁经营。任何一个人或是团队已经无法精准选品。如果没有AI算法支撑,可能意味着店销下降、库存浪费,给品牌商带来大量尾货。


帆软数据应用研究院李培鑫解读消费预测时说道:可以根据前一到两年的历史情况,分析趋势和变化原因,同时结合宏观经济情况、季节变化、新品上市及推广活动、促销活动、区域市场行业的竞争情况、广告投入等综合判断每个月销售目标的制定。


通过销售预测,实现集中销售,迅速突围;强大渠道,做响品牌;市场导向,快速反应。一切分析都基于数据,没有数据来源,销售预测几乎无法开展。


物流之战在云端


现代物流效率的终极对决在科技,在数字的云端。


江智锦是一位“95后”,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物流供应链专业,2018年硕士毕业后进入苏宁物流,成为一名集团管培生。2019年10月,他以物流端负责人身份,正式参与苏宁物流数字孪生项目的研发。


在科幻电影中,数字孪生系统早有呈现。


在电影《钢铁侠》中,托尼·史塔克在设计、修理战衣时,并不是在图纸或实物上操作,而是通过虚拟影像映射来实现。这种虚拟映射,早有企业投入研发并将其应用于业务中,苏宁物流便是其中之一。


江智锦说:“脱胎于物理世界的数字孪生系统,具有仅在数字化世界中才能实现的快速运算、运筹优化功能。”


2020年6月,苏宁物流数字孪生系统在南京大件物流仓落地测试,实现仓库进出货效能整体提升30%。


该系统可以根据仓库的现实空间布局,自动生成真实大件仓库的数字孪生系统,通过在系统内设置条件参数,即可自动输出仓库最优运营策划,提升人效、降低成本。


在智慧零售变革趋势下,苏宁物流围绕“到仓、到店、到家”三大场景,大力发展无人仓、无人车、无人机等全链路无人智能装备技术。将海量的智能处理能力分布到无线边缘的终端上,使它们能够独立地理解、推理并行动;统合作业单元,织造复合式的神经网络,推动“信息数据链”向“AI数据链”转变。


正是凭借智慧应用在物流领域更大范围、更深层次的落地,2020年“双11”当天,苏宁物流全国十余座超级云仓12时发货量已超去年全天,发货完成率达99.8%;承接的三方业务单量同比增长107%,近三分之一商品从直播仓发出。


“黑科技”共享


两年前,苏宁科技智慧零售技术研究院进行了一次市场调研,调研对象是国内近200家稍具规模或成规模的零售企业;调研目的是了解这些企业每年在数字化互联网建设中的投入占比。


“结果令人惊讶,几乎每家企业都会投入年收入的近30%,去建设自己独立的底层技术平台。”荆伟说。


当时,苏宁科技还向国家相关部门提出建议:在零售流通行业,能否出台底层平台化建设指引,将个别企业的成果以某种形式变成行业公共能力。这样能减少企业个体的重复投入,实现在公共技术框架平台上合力做增量。


“30%看起来不是一个巨大的数字,但是每家企业都投入30%,其实是浪费。”


工程专家、工程企业管理者吕建中也曾倡议,有效推进研发资源共享,这样既能减少研发设备的重复投入,更重要的是能引导跨领域的创新资源碰撞出新想法。


2020年7月27日,张近东在苏宁818发布会上提出,苏宁由“零售商”升级为“零售服务商”。


“向智慧零售服务商转型,是在为用户提供高质量服务的同时,将合作伙伴也列入‘好服务’中。通过数字技术为他们提升物理触达用户的能力,而合作伙伴不仅包括零售商,还涵盖上游的制造商和品牌商。”荆伟说。


苏宁易购集团副总裁龚震宇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“实际上,苏宁已经开始筹划开放我们的SaaS(Software-as-a-Service,即通过网络提供软件服务)平台。这个平台里蕴含了苏宁的物流能力、金融能力、产品的推动能力。苏宁支持中小品牌发展,帮助它们做产品供应链的支持服务和网络开拓的建设。”


零售行业是多样、包容的行业,当底层技术平台、业务平台、工业能力实现行业共享,行业新增量将不可估量。
新闻资讯  NEWS
彭小姐 13537699445 - 微信同号
袁小姐 13751190480 - 微信同号
李小姐 15811800883 - 微信同号
卢先生 13425156200 - 微信同号
业务合作:ly@sanray.cn
技术支持:pf@sanray.cn

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群力二路1号深圳民俗文化产业园二楼205-208